牙痛,真的是煉獄的極刑。

進食,是苦痛的掙扎,一嚼一咬都如刀椎,前仆後繼往牙神經擴散蔓延,只好囫圇吞棗求解脫。

併發右邊臉急速腫大,猶如快要爆破的熟透番茄,鮮嫩欲滴。

對面的同事說,你腫到成方形了!心涼了我...乾脆擺個撲克牌臉,正好。

晚上去看牙醫,應該說是給牙醫看,人多等了超久不耐煩,護士好像也很想下班,後母臉愁雲慘澹,儘量避免跟她對談,免得大樂透帶賽。

牙醫省了麻醉劑,直接拔出傢伙吱吱鑽研,痛得老子我想踹他後腦杓,只可惜駭客任務功夫沒練好,下次乾脆多吃點大蒜再來薰他。

智齒長歪,造成發炎,莫名奇妙,聽聽即可,沒要拔牙,怎樣都好。

隔天請病假,難得當了一天札實的couch potato,流暢而慵懶的午后,甩開公務的羈絆,無重力昏睡一小時半。

TVBS整點新聞,連看了好幾節,記者報導十大該改名的排行榜,「韓英菁」、「田櫻純」都順利入了十大,我也算是與有榮焉,好歹這兩個名字剛好分別是我的高中和大學同學,不巧都是女的。

冰敷消腫,麻痺整臉知覺,細胞運作癱瘓無疑,早知應該去搶我媽媽錢,反正被賞耳光應該不至於喊痛。

效果?看不太出來倒是,所以不知道是真腫了?還是吃肥了?無論如何臉大總不是讓人欣慰的成果。


創作者介紹

有話豪說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