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果子拜樹頭,給我吃窩窩頭,什麼都豪說!!!
『有話豪說』謹祝大家兔年都能狡兔有三窟!!! 不要再當兔崽子了好嗎?!!!
兔年主打嘎嘎婦人回顧特調:
「魔形女之女神卡卡(一)」女魔頭降臨魂飛魄散首部曲。
女神其餘經典顯靈神蹟 (拜):「魔形女之女神卡卡(二)」「魔形女之女神卡卡(三)」「魔形女之女神卡卡(四)」

瘋狂連載的「達爾文的遺憾」再度來一炮!有鑑於先前盡是揭露別人的醜聞,不但有失公道又頗受良心的譴責,故特此獻上本身蠢事一回合,以圖平衡視聽之效,順便一消前幾回合主角的怨氣。(畢竟「咒怨」的魔力無邊,不得不小心,嘿...)

話說我大學畢業後有一陣子空檔,除了補補日文耗時間之外,也沒啥實際的社會貢獻倒是,這時正巧一位在奧美廣告作暑期intern的同學因為即將赴美進修,便介紹我去應徵該職缺,我想說打發時間也無妨,於是首肯。

就在某日的下午,我突然接到我同學的來電,她說她們老闆剛好有難得的空檔,叫我沒事就前去面試,我那時正從南京東路的永漢日語下課,雖然沒啥心理準備也還是硬著頭皮答應。

「你現在人在哪裡啊?」我同學這樣問。

「我在捷運中山站啊!」我邊帶著滿腦子的あいうえを,邊回答。

「哇!那剛好啊!你直走右轉沒多久就到我們公司了啦!」我同學興奮地召喚著。

「喔...好...那我這就走過去...」我不疑有他一口答應。

「對了,我們地址是民生東路@*#$%@%$&^*&^.....」(由於我想說反正很近,所以根本也沒有鳥她在說啥。或者說對個路痴而言,住址也不過是一串亂碼,一概自動省略。)

於是我頂著艷陽高照,邁開步伐往前闖,走了一兩個路口也沒見著這條路,偏偏天性路痴也沒啥概念到底距離多遠,只好任勞任怨地大步走,好不容易看到了民生西路的路標,內心有如久旱逢甘霖,暗自竊喜著目標就在不遠處招手...

就這樣憑著一股傻勁走了好大一段路,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路,此時同學終於按耐不住性子打電話來催促:「你到底到了沒啊?不是很近嗎?我們老闆快要去開會了啦!你快點!」而我也覺得莫名其妙,明明就很努力在小跑步了,硬是看不到民生東路半個鬼影子飄出來,但路痴註定理虧辯不得,也只好默默承受著滿腹委屈,在熾熱的天氣下揮汗如雨,繼續尋覓著遙不可及的海市蜃樓。

半個多鐘頭過了,我依然可悲的像個夸父逐日。而我同學也打了不知道幾十通奪命連環叩來潑婦罵街,她嚴厲指控我腳程過慢、蝸牛附身,我也怒斥反咬她妖言惑眾、胡謅在先,總之一路走來,可謂是始終是非不斷、風雨不息。

走到腿軟了快半截,就要不支倒地的當下,好不容易看到民生東路的號碼牌漸漸逼近(其實還依然差了幾百號),本想先舉白旗投靠計程車叔叔的懷抱,但心中總是充滿了不甘的鬥志,想要一探這條路到底有多「近」的可能性?

就這樣不知道走了多少光年,終於抵達了奧美當時所在的民生商業大樓,心中瘋狂飆淚,感恩媽祖婆的一路護送,才能讓我使勁爬也爬到這兒。

「你怎麼可能走這麼久啊你?」我同學一劈頭就以審問犯人的語氣開場。

「我才要罵你瞎掰一氣勒!明明就世紀遠的,幹麻誤導我!」我不甘示弱反擊。

「明明我每天上班就這樣走啊!幾分鐘就到了啊!」她裝無辜辯解帽。

「唬爛!你走給我看!」被激怒貌。

「你到底是從哪裡走來的啊?」我同學依舊不解的質問。

「捷運紅線的中山站啊!」我也理直氣壯地回答。

「哇哈哈~~~」空氣中突然乍現我同學她那罕見高八度的破表分貝鬼叫,「我以為你是說木柵線的中山國中站勒....」然後不顧週遭眼光繼續笑到東倒西歪、花枝亂顫,只差沒休克暈厥送醫。

而門口的奧美小妹偷聽也不害臊,邊抿著嘴偷偷竊笑,還邊用眼角餘光失禮地打量著我,連遞水給我時都可隱約感覺到她的顫抖。

而我坐在會客室裡等候,自己也覺得實在是好氣又好笑,我同學還火上加油帶了她姊妹淘給我認識,順道把我剛剛的蠢事複述了一回當作見面禮,我狠狠瞪了她一個衛生眼示意,也不見她有放過我的打算,她姊妹淘聽罷後也相當給面子,當場笑到花容失色,還邊說:「妳確定要介紹他來嗎?哇哈哈...」,好個利刃直插我心,當場血濺四溢。

雖然歷經這段坎坷的路程,後來總算是順利進入奧美廣告,但此事蹟實為吾等畢生一大恥辱,每每被我同學拿出來當笑柄炒作娛樂芸芸眾生,心中難免有萬般的惆悵與悲憤。

最後謹跟諸位同為路痴一族的天涯淪落人共勉之,當個路痴也是有骨氣的,就算再怎麼沒方向感,好歹也有天生的第六感,遲早你會找到你的路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o0903 的頭像
hao0903

有話豪說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reelifesky
  • 是阿.....路痴又不是罪....<br />
    我要伸張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