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好幾場Musical,被學弟訓斥為「有錢又有閒的公子哥」,但是不得不為自己辯駁一下,畢竟這樣的景象在台灣算是難得的盛況,只是不巧幾齣名劇剛好都集中在此時此刻,所以平時縮衣節食、克勤克儉的清新形象,便在此時為音樂劇瘋狂而毀於一旦,實在冤枉有餘啊!

緣起於上個月開始,改編自幾米的『地下鐵』舞台劇,由陳綺貞、范植偉等人主演,實在是一部稍嫌艱澀的抽象作品,看完後帶給我最深刻的感動,大概就屬陳綺貞十足穿透人心的歌聲了,至於其他散落的片段所要表達的意識形態,畢竟不是大多數人能予以茍同的,多少為這部戲扣了點分。但好歹這也不算是部Musical,便不強求其表現方式,所以接下來切入正題談談。

台灣喜愛音樂劇的人口不在少數,只可惜往往都只能等到百老匯停演、世界巡迴走遍後,才會輪到台灣苦等已久的觀眾,像是幾年前的『西城故事』到現在的『貓』皆是,不過對於我們這些至今尚未走訪紐約、倫敦的人而言,終於有緣欣賞到原裝進口的音樂劇,也算是相當值得的。

不知道是因為太難得,還是台灣人都很凱,『貓』的最貴票價到近五千元,卻仍然是全數售罄、座無虛席,連我們買的兩千四還只能坐到國家劇院三樓,雖然遙遠但倒是視野遼闊(頗有自我安慰的絃外之音),記得當晚初次看到『貓』的舞台時,還為之震撼了一下,畢竟在國家劇院的場地限制下能展現近似原裝(though在某些機關上仍有少許差異)的佈景,這可是得親臨現場才能感受的,哈...非得這樣告訴自己,因為上禮拜六公視就把『貓』徹底播了一回,我媽看完後,毫不留情地對我嘲笑著說她省了兩千四,話一畢,斜線三條奉上,嗚呼哀哉...

『貓』的劇情鋪陳算是簡單易懂,沒有刻意突顯戲份的主角,而是將重心平均分散到一群演員扮演的「傑利可貓(Jellicle cats)」身上,這些貓生活在廢棄物堆旁(所以故事幾乎都發生於此,倒是省去了場景更替的麻煩),大夥兒每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由長老在「傑利可貓」舞會中選出一位能完全體悟幸福的貓,藉此獲得重生的契機。

其實目眩神迷的聲光效果才是主軸所在,劇作家安德魯洛伊韋伯為每隻貓賦予不同個性及特質,諸如「搖滾貓」(我個人覺得最搶戲的一隻貓)、「戲劇貓」、「魔術貓」、「貴族貓」等十多個貓族角色,各個能歌善舞、技藝精湛,活脫脫猶如欣賞一齣綜藝秀與馬戲團結合的夜總會般,可說是目不暇給。尤其劇中最紅的一首情緒轉折曲目,是其中一隻叫「葛莉沙貝拉(Grizabella)」的貓所演唱的『Memory』,旋律娓娓動人、歌詞細膩深刻,是即使未看過『貓』的人都能朗朗上口的代表作。


至於由楊呈偉(Welly Yang)改編自李安的代表作『囍宴(Wedding Banquet)』,也可說是相當精采絕倫的一部佳作,記得幾年前看過他的『舖軌(Making Tracks)』後,就深深著迷於他所散發的舞台魅力與音樂實力,『囍宴』雖然沒有『舖軌』的大格局華麗場面,但是豐富的音樂元素卻毫不遜於過往,有刻劃親情的『Wear It Well』、真誠激昂的『This Is True』、情感綿延的『Somewhere Inside』等小品,乃至熱鬧喧騰的『Gan Be』、『We Do』等等,都很適切地將場景與歌曲融為一體。

除了原本電影裡的婚禮、鬧洞房的場景,在音樂劇裡依然可見眾演員們賣力熱鬧的表演與相互呼應的歌聲外,Welly更添加入了許多獨特的巧思,像是街頭大遊行、中央公園打太極、同志酒吧訴衷情等幽默的情節,把李安內斂的人文氣質與楊呈偉外放的創意活力,作了個巧妙的結合。

附上的照片為散場後跟Welly Yang的合照,算是在下厚臉皮所換來的戰利品,不過這次不打馬賽克了,改蓋上一枚怪臉見人。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