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習慣規律的直走,
不容許步伐的偏頗,
他分不清是完美性格的一絲不苟,
還是已陷入無可救藥的死胡同。


他習慣沒來由的倒立,
頭下腳上的空間位移,
他分不清是享受著反向的睥睨,
還是沉浸於腦充血的快意。


他習慣寧靜的打坐,
自以為是的四大皆空,
他分不清是心靈沉澱的超脫,
還是恍神麻痺後的意識閉鎖。


他習慣往右手邊側躺,
非關右撇子的考量,
他分不清是為了怕壓迫左心房,
還是潛意識逃避面對牆壁的淒涼。


他習慣不自主的抖腳,
不管窮賤的詛咒圍繞,
他分不清是反射神經的失調,
還是反社會制約的革命情操。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