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切一盤豬大腸!」

「醬油膏免放,多給我點薑。」

「順便來碗腰只湯!」

「麻油少量,其餘無妨。」



午夜時分,街頭暗巷,

最幸福的事莫過於獨享...

一桌子的動物內臟!

筷子一夾,大口品嚐,

反覆咀嚼,口齒留香。



隔壁老外滿臉驚惶,

直呼佩服中國人的膽量,

國力強弱頓時見真章,

氣勢獲勝,趾高氣昂,

邊吃邊嘲笑懦者的窩囊。



老闆娘也湊過來撘腔,

推薦本攤的招牌粉腸,

地攤版國民外交雞同鴨講,

老外連聲Say No表態不捧場。



老闆娘可不是普通的嗆,

立刻準備豬心、牛肚雙拼端上,

老外寧死不屈、頑強抵抗,

你推我檔,來回攻防,

世足賽精彩度相形下降。



一失手拼盤落地陣亡,

老闆娘氣炸哭得淒涼,

老外連忙撿起牛肚展現好休養,

老闆見狀火速前來打圓場,

反被老板娘呼了兩巴掌,

殘忍程度直逼力拼色狼。



在場客人嚇得拔腿如奔喪,

逃難要緊根本顧不得結帳,

老闆娘手持菜刀追趕足足一公里長,

沿途所丟胡椒罐約莫達一箱,

共計五大兩小因被擊中而受傷。



苦情老外不過是來台觀光,

早上才剛逛完故宮和中正紀念堂,

本想點份水餃消磨晚餐時光,

誰知遇上母夜叉失控發狂,

旅途多了異國逃難的慘事一樁。



宵夜暴動真是令人費思量,

滿臉疑惑還依然掛在臉上,

忍不住向老闆抱怨效率不彰,

「老闆,我的腰只湯還沒上!」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