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被窩,像毒癮發作的症頭,
待久了就會四肢麻痺無法解脫,
你會跟哀求的母親大吼,
甚至對中風的爺爺動手,
只為了跟被窩廝守,哪怕只是多一秒鐘。

冬天的被窩,像被囚禁的牢籠,
窩著整天不出來難道是有上鎖,
你會躲在裡面看電視打電動,
原地不動完成茶伸手飯張口,
你辯解說不是懶骨頭,純粹不適應棉被外的刺骨寒風。

冬天的被窩,像積糞未清的公共廁所,
是各類排泄物交流薈萃的港口,
你的肉體因久沒洗澡開始發臭,
更別說忍住大小便的生理衝動,
你說前天的屁還在被窩裡遊走,不過為了暖和可以犧牲通風。

冬天的被窩,有不斷電的暖流,
鑽進去就享有用之不竭的酥麻感受,
你會忽略燒餅油條的誘惑,
甚至錯過全家午餐的關頭,
只為了體驗人生中難得的彌留,理智此刻不需要來插手。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