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居然還要去上班,心裡真是不甘啊不甘,
不如讓我起床四肢癱瘓,好有個藉口可以翹班,
還是鬧鐘堅持死都不按,一路睡到中午多美滿,
乾脆祈禱飛來艘太空船,把公司給撞個稀巴爛,
讓我沉溺於棉被的柔軟,擺脫起床的天人交戰。

禮拜五的下班時光頓時不再燦爛,改口跟老闆說明天見還真不習慣,
禮拜五的晚場電影居然沒有客滿,連限量的天仁茗茶珍珠都沒售完,
禮拜五的夜晚是要縱情聲色酒館,抱歉明天要早起諒你也沒這個膽。

禮拜六的定義應該是要出去玩,而不是困在水泥牆裡擺濫,
禮拜六的雙手應該要摸索自然,而不是死氣沉沉敲打鍵盤,
禮拜六的雙腳應該要勁舞旋轉,而不是踩著皮鞋黏在地毯,
禮拜六的雙唇應該把美食大啖,而不是巴著話筒像個吸盤。

禮拜天的行程突然被塞得特別滿,因為週休二日的長度被閹割一半,
下禮拜的Blue Monday想必更氾濫,然後持續陷入一整週的惡性循環。

禮拜六終究還是要上班,就算不爽也只能放聲哭喊,
這是五天連假後的審判,只能抱著服刑的心態上班!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