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丸子,日本最紅的麻辣嗆姑娘。

我名字加了個櫻桃後真是有夠娘,不如叫我冬瓜還比較陽剛,

我不愛畸形兒的假道學小叮噹,也不甩過動兒灌籃高手的屌兒啷噹,

我跟小玉沒好到如你想像,自從她偷了我的橡皮擦而我賞了她一巴掌,

我並沒有跟蠟筆小新交往,畢竟我的年紀還不適合發浪。



我的瀏海堅持著鋸齒狀,正如同深埋在我性格因子裡的奔放,

我的眼神滯留些許脫窗,正如同我對台灣選舉症候群的迷惘,

我很不滿別人批評我過氣的服裝,誰也不會懂我擇善固執的猖狂,

你可以批評我的泛紅臉頰不像樣,然而我也會訕笑你的蒼白臉龐,

你可以嚴厲指正我的可愛太偽裝,當然我亦能詛咒你的晚景淒涼。



我偶而會流浪,但只敢準備三天份量的行囊,

不然我媽會不爽,我爺爺會斷腸,不過我爸可能還來不及發現異狀,

我會四處流浪,但最遠只到台灣的麻布茶房,

那裡有我喜歡的抹茶冰品與拉麵高湯,雖然我日本老家巷口賣的還更棒,

但你也知道士林夜市真是他X的髒,

頂泰豐的小籠包拿來塞牙縫都還有失端莊,

我也有我的少女矜持不肯鬆綁,要老娘下海可是絕不退讓,

就算餓到疲軟也要維持我的俐落靚女形象,

大不了投靠誠品找個角落含淚啃噬精神食糧,

也許哪天有個善心人士願意慷慨解囊,拋下他的對立情節與政治傾向,

為我去凱達格蘭大道買根熱騰騰的烤香腸,

才不枉我在寶島台灣所經歷過的雨露風霜。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