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哆啦A夢」,跟你們晚上會做的「多情春夢」沒有任何關聯,請好色之徒們先釐清這一點。

我改過名字,六年級生管我叫做「小叮噹」,不過可能是這個名諱太幼齒,或是有請教台灣大師算過風水,總之現在的小朋友們都喚我「哆啦A夢」,你要是再叫「小叮噹」的話,也只是透露你的蒼老年齡罷了。

聽說這裡的台長很變態,把我的生化恐怖寫真都公佈了出來,據線報指出,他還著手要公佈其他版本的麻辣寫真,害我最近出門都要躲貓貓,諷刺的是,我自己本身就是隻貓啊我!

oops~~~差點忘了介紹新拍的美照!各位快來瞧瞧!這次來台灣俺可是不敢喧囂、不敢風騷,身為大牌動畫的我本該有萬人來抬轎、美女來圍繞,但是自從被揭發吃人肉代替銅鑼燒,讓我清新的形象晚節不保,深知無顏見江東父老,只好化身為粉嫩雞蛋糕,流竄於台灣城鎮街角,內心總有種晚景悽涼的寂寥。

天真如你,可能會問我擔不擔心被貪吃的路人吃掉,我只能說你可能也餓壞了,還不快去麥當勞買個板烤米香堡,順便學學王力宏高空彈跳。

我的表情很靦腆,畢竟我嬌羞的民族性難掩,如果你覺得我只是在角色扮演,那我要回敬你一句膚淺。

旁邊的哪個無知小孩給我閃邊,明知我痛恨玩猜拳,對我出布的人都是犯賤,我惱怒起來可是會狠狠開扁。

最後獻上我同行夥伴的照片一枚,她是皮卡丘的妹妹,有點變形失敗的扭捏,各位請不要嘲笑她的長相狼狽。

你瞧她行蹤鬼鬼祟祟,女士們得小心她一路尾隨,若覺得厭煩可以直接把她頭咬下來嚼碎。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