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是三天半假期的開端,要是連著六日都混在一起算,足足五天半的長假啊,然而我的名目卻是『溫書假』,哎呀...聽起來是很淒零又壯烈的,但可要多虧這個可愛的理由,讓我順理逃過襄理的刁難,直搗龍王穴,順利拿下三天半假期,實在感動到噴淚!

走出公司後,想不到正確的落腳地,就胡亂閒逛著,其實這樣瞎走對上班族來講是奢侈的,所以我昂首踏著驕傲的每一步,心裡不禁暗笑著枯坐在辦公室的可憐人兒啊,實在爽快。

習慣性地走到捷運站,甚至逾越界線往下一站徒步前進,沿路對每一家足以駐足的咖啡店觀望了一番,但每每搖頭繼續尋覓,我承認我唸書是要氣氛的,就像拍照需要蘋果光一樣地必要。我不怕嘈雜的環境,戴上耳機依然可以獲得平靜,似乎周圍的三姑六婆都可以被救贖了,但我就是沒法忍受沒有「讀書因子」的地點,這我描述不來,希望你也能心神意會。

所以如你所猜,我搭上捷運回家了,沒有平常上下班擁擠的人潮與趕場的情節,心情倒是因而多了幾分閒適,車廂內的陽光灑得均勻而溫暖,耳機內放的是宇多田「Deep River」,完美恰好地襯著當時的景象,音樂緩緩流洩,呈現出一點淡藍雜著一點淺灰,世界就這樣暫時靜止,於是我任自己過站不下車,多收拾了一些遺失的感覺。

過站五站之後,於是回程。

決定先不唸書,走回家的路上暗自碎念著。走進錄影帶店,不加思索租了適合今天午後欣賞的「Iris」,我需要來個硬底子演員的真情表現,還有一些英國腔來催眠。

不速之客「婷婷」的電話響起,打擾我的思緒,然而卻是個全然陌生的聲音,一個自稱在pub結識的女子大剌剌地叫著我的名字,不過所有的對話內容盡是莫名其妙,總之不知道是我哪來的損友,把我的手機號碼留給該位在夜店流連的女子,雙方皆在一種被耍的感覺下互道再見,然後徒留迷惘與不解。

無所謂!三點五天的啟程雖然有點摸不著頭緒,但希望接下來的幾天,我能與我的書本多些交集。

為我的期貨考試加油吧!我能感覺得到的.....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