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雞』,可當罵人用的字眼,例如「你唱歌真像火雞叫啊!聒聒~~」,也可以是溫馨的字眼,例如「唷齁~~邀大夥兒一同來吃火雞吧!」,而今天要說說的就屬後者囉!(另外,原諒我愛亂造句的個性。)

是這樣的,其實昨天,也就是十一月第四個禮拜四,為西洋的傳統節日感恩節,我本來也不時興過這類節日,頂多過個聖誕節也算是夠崇洋媚外了,什麼萬聖節、感恩節的節日氣息大概也只停滯於以前在科見打工時,與小朋友們互動的情景吧!所以當天是和寶貝學弟妹們在一家沖繩料理店中度過的,至於感恩?大概就僅流露於店家無限量供應的黑糖咖哩飯與忍受我們無節制喧嘩的客人吧!

而其實今天朋友Eva舉辦了遲一天卻相當正宗的『Thanksgiving Party』,本礙於怕生的害羞個性、與信仰文化的差異而藉機推辭,但本著感恩之心人皆有之(此乃瞎謅之古諺)的心態,還是前往探訪友人們(但與其如是說,不如自首是看火雞的成分居多...呵...),所以下了班便前往其內湖的住處一探究竟。

其實我本熟識這群朋友中的Shawn君,他是我在政大修英輔的學弟,至於主人Eva是他在何嘉仁打工認識的ABC老師,而我的人脈僅止於此,至於其他的夥伴們有三位是他們同為HESS的英語教師同事,包含一位外師,以及還有一位在教會認識的教友,而我之所以覺得尷尬的就是我既不信該教、又不屬何嘉仁成員,平時多是被娘指派去行天宮參拜,頓時有一種異教徒入侵的不自在感,尤其全體開動前的那段長達三分鐘的阿門禱告,讓我杵在位子上跟著裝腔作勢一番,算是一種另類的體驗吧,足見我隨遇而安的百變性格因子!

尷尬的感覺是一時的,其實稍微相處過後,便可以感受到他們實在是非常nice,主廚Eva從前一晚就開始著手感恩節大餐的菜色,琳瑯滿目從必備的烤火雞、沙拉、義大利麵、馬鈴薯泥,到親手做的甜點南瓜派、咖啡凍,道道都費盡功夫,足以撐到讓腰圍激爆,而生平第一次看到一隻大剌剌完整的火雞安詳躺在面前,實在有種肅然起敬的感覺,雖然腦中出現的畫面卻是『六人行Friends』中某一集Joey為了嚇人誤把整隻火雞套在頭上的搞笑行徑。

至於那位唯一的老外不但幽默且中文說得可道地極了,照片中那殘缺一半的火雞屍體便是經過他千刀萬剮的成果,過程中還不時喊著「我都沒經驗啦!」來揶揄自己(還是其實是挖苦我們?),至於遲到的孩子除可享有全套剩菜,更優先獲得清洗碗碟的特權,猶如一個小型的分工社會,至於我所分配到的角色,大概就是負責進食與讚美的必要角色吧,頂多就是兼職替珍貴的景象留下見證的攝影師,於是就在歡樂中度過一場溫馨而有趣的感恩佳筵。

心動了嗎?下回我們也一起來烤火雞吧!(嗯...如果有執行困難的話...那烤地瓜先吧!哈...)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