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波主打的專題不如來聊聊一些打工史,我想我的打工經驗不算多,但零零星星拼湊起來,也算佔了不少時日的版圖,嚴格說來,起步在大學算是晚了,而且還挑了家工資不算高的速食店「麥當勞」,也算是個絕妙的起點。

話說剛考上大學的那個暑假,大部分時間除了閒閒在家沒事幹,在報紙榜單一個個搜尋自己熟悉的名字淪落於哪個爛學校外(這是什麼心態?),就是跟我們那群被延平荼毒三年的高中同學四處尋求解放,於是姦淫擄掠、殺人放火的勾檔是盡量避免了,但花天酒地、夜夜笙歌的糜爛生活才正要展開,好啦!說正格的,其實被約束慣了,一閒下來總得找個差事兒來虛晃打發,於是便開始尋覓天母週遭可以打工的落腳地,不要看我平時木訥寡言的,其實耍寶起來也算油嘴滑舌的極,所以初來到「Friday's」應徵時還相談甚歡,怎料當時他們規定一個禮拜至少要排個三天班,這對將來開學後的日子著實不太方便,基於種種考量下暫為作罷,於是將目標一轉轉到附近的「麥當勞」去,由於他們不硬性規定排班的多寡,這對我時間彈性的掌握挺便利的,加上我本來就是個嗜吃漢堡的漢堡神偷,所以能天天打工吃漢堡這個誘因就讓我毫不考慮這麼加入他們了。

當時的店經理是個港仔,講話呢呢喃喃地像念經,多半時候我都得求菩薩保佑顯靈才能猜中他到底在說啥鬼,所以我們都盡可能避免跟他交談,大夥兒看到他都像國小生看到級任老師一樣,要不尿遁、要不裝笨,再不然就一臉若有所思、最高境界是喬裝聽覺喪失,現在想起來格外逗趣。


而麥當勞還有一群名產叫做「麥當勞阿姨」,她們職掌麥當勞兒童生日餐會的主持與活動規劃,除了要會裝可愛帶頭玩低能遊戲外,還要具備一雙巧手以備各類摺紙美工之需,這對唬唬沒見過世面的小朋友們是相當有效的,當然「忍無可忍,再忍一次」更是這些阿姨們的精神指標,因為往往這群天殺的小惡魔光叫鬧的魂飛魄散就罷了,動輒蹂躪阿姨的衣服、狂扯阿姨的頭髮,再放肆一點的就互戳有蕃茄醬與胡椒粉裹住的薯條飛鏢、互潑特調過可樂芬達的巧克力奶昔,然後最後是以撕毀快樂兒童餐紙盒來互擊大型BB砲彈為終結,所以每每辦完一場「快樂」兒童餐會,這群小惡魔當然各個玩得欲仙欲死,然而阿姨們卻如同被變態凌遲般痛不欲生,所以我們常想建議總公司頒幾副「忍辱偷生」的匾額來表揚這群為幼兒犧牲奉獻的女吳鳳們,在此還要為她們辯解的是,原本麥當勞阿姨沒有點姿色是當不錯的,但是放眼望今台灣麥當勞僅存的阿姨,要不徐娘半老了還在逞強賣笑、要不就擺著刻薄的晚娘嘴臉不可一世,因為再甜美的嬌娘也會被這群瘋小孩給摧毀殆盡,所以能倖存的就只剩下婆婆級與惡煞級的稀有頑類了。

而至於麥當勞的守護神→『麥當勞叔叔』想必大家也是不陌生的,麥當勞叔叔已經儼然成為一個精神領袖,由於他親民愛民的個性,讓他決心化身為一座呆滯的人像佇立在各間麥當勞門市之前,進出顧客吃香喝辣、他只能餐風露宿,尤其不可否認,你一定也幹過這種事,就是把麥當勞叔叔當出氣筒來欺零蹂躪,或當充氣娃娃來公然猥褻,面無表情的叔叔只能在心中悵然淌著淚,而據截稿前的統計,全省目前仍維持處男之身的麥當勞叔叔已僅剩兩座,且難保不於近日內失身,只可惜家暴法的條文並未落實到可憐的麥當勞叔叔身上,我們只能透過一些坊間的心靈成長團體來義務為這群身心受創的叔叔們療傷。所以,親愛的夥伴們~下次別再坐在麥當勞叔叔的腿上邊滴奶昔、邊照低能寫真了喔!乖!

回想起來,當初我在麥當勞也待了一年多的光景,那裡最讓我懷念的,我想應該就是那群可愛的同事們,由於進入麥當勞打工的門檻不一,所挑選的族類自然也是牛鬼蛇神皆有,不過可以放心的是大家都相當好相處,上班的氣氛也是和樂融融一片,鮮少有什麼辦公室裡的勾心鬥角情節上演,所以這對慣於耍心機、玩手段的人來說,實在不是個可以好好發揮實力的場所。

話說剛進麥當勞的我...(待續...)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