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luck or good luck? You never know...


前天在回家的路上,一如往常拿出mp3來打發時間,一時興起按了Random的模式,任由player自行隨機撥放歌曲,由於我已經在iAUDIO裡塞了30多GB的歌曲,換算起來也差不多500張專輯、6000首歌的數量,所以隨機中難免會有錯亂的風險,以往使用這種模式並不如想像中順遂,常常播到不中意的冷場歌而只好快轉跳過,但畢竟是自己灌進去的,所以比聽廣播還令人惱怒,不過沒想到這回的運氣還不錯,首首精采輪播就像萬中選一,儼然是有個專屬的DJ在放歌,還邊慶幸當天真是個lucky day(←好個容易滿足的傢伙)。


誰知回到家後,衰神開始附身...


由於我家有好幾層樓梯,常需要上上下下的,每天沒事走個數回,包准「兩株腿兒健壯有力,周圍兔兒見狀暴斃」(横批:大蘿蔔High翻天)。


好像不該再亂作詩了,回正題,當天就在下樓的關頭,一陣莫名恍神,心想就要踏到地板了,眼看卻仍有個幾階之遠,但是要扶正傾斜的體態早大勢已去,就一個大撲通失態跌落前方,左腳踝被我狠狠一反折後再一屁股坐下,(請參考圖中的姿勢,再扭曲一點約莫就是跌倒前的糗態,只是我並沒有在踢球,而且我也不是貝克漢),這一壓真是痛到我狂叫媽祖耶穌一起來顯靈,整隻腳痛到像是直接下油鍋炸般酥麻,足足在地上哀嚎了五分鐘之久才得以起身,期間我爹娘尚未到家、而我妹在洗貴妃浴,所以完全沒有目擊證人來解救傷患,不過也少了有人在一旁訕笑的場景。


是的,跌倒狠可憐,但是若有旁觀者那勢必更糗,同事阿丹日前就在人來人往又下雨的東區麥當勞前摔了一個狗吃屎,摔完後也只能默默起身、故作堅強,再繼續悻悻然往前去牽車,試想有多少人能承受這樣的羞辱,真是個令人鼻酸的故事。這又讓我想到大學時,我們一群同學前往家樂福採購烤肉食品,沿途經過傢俱專區,有一個噸位稍重的女同學,不知哪來的少女心情與過人勇氣,就趁我們不留意時猛然往床鋪上一躺,這一躺可好了,整座床架轟隆隆全瓦解而垮了下來,吵雜的商場突然全靜了下來,一旁的服務生嚇到趕緊前來攙扶她,看他邊忍住嘴角的笑意與顫抖的身體邊解救身陷泥沼的同學,我們這群人居然逕自笑到不可扼抑,全然失去搭救的能力。我想這次的跌股應該是多年後的報應吧,可見咒怨之恐怖!(僅向以上兩位主角致意,玩笑話可別介意,畢竟咱們同是淪落人。)


又扯遠了,我這一跌可說是跌得壯烈,但在陣痛過後,發現腳踝居然腫得跟個7-11筍香大肉包般大,所以只好忍著劇痛去張羅冰塊來進行冰敷,而我娘在得知這個消息後,居然不知道去哪借了兩根柺杖回來,害我當場一愣,不過我也是很入戲的把玩了起來,真有種苦中作樂的傷感,好險她沒鋌而走險去借了台輪椅回來救急,不然我一玩起來失控,可能摔傷的不只是左腳一枚而已。


隔天因為不良於行,乾脆向公司告了假,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因禍得福吧!我娘把我抓去那種號稱傳了五代的精武門國術館之類的地方,被師父用那久仰的狗皮膏藥包紮,一大坨繃帶紗布緊裹著腳踝,踩著溼滑如泥沼的藥膏,冰涼清澈、精透滋潤的水嫩膚觸,真有種腳踏實地的緊緻感。(感覺像是蕭薔代言的狗皮膏藥)


回到家後,無法爬爬造的下場,果真是與沙發一整天的纏綿,索性搬出日劇「愛情革命」重新溫習一番,反正殘障人士唯一的娛樂就是當個稱職的couch potato,這日劇在幾年前電視播映時我還看過,沒想到現在重看DVD已對情節毫無印象,我看我根本是步入腦子功能退化的年紀,邊看邊不自覺地悲從衷來,這股傷感倒是跟劇中江角真紀子與藤木直人的感情糾葛沒啥關聯,至於我連續休息兩天的動機,純粹是因為腳傷未完全復原,可不是為了要趕完日劇,城府較深的人士可別誤會,哈哈!


總之,兩天後的我還是帶著無奈來上班了,也順理成章成了傳說中的「跛豪」,這一路走來可說是篳路藍縷、披荊斬棘,以本身悲慘經驗跟大家分享,警惕大夥兒走路要提防點,「樓梯如虎口,恍神跌個糗」,警世金句得牢記啊!


好了,我該去換藥了...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