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二月份,算算真是我上班以來最冗的一個月,單月內只進公司五天的份量,其餘時間幾乎都在外頭流浪,三月來上班的首日差點找不到前往公司的方向。

二月份上完五天班(包含禮拜六補上班)後,直接進入年假階段,年假放完後,2/14是我的葛萊美年度特休日,可以在家緊緊抓著年假的尾巴,再貪圖一點歡娛,到了2/15就繼續去資策會上了四天javascript的課,原本上完後就準備安份打道回公司,誰知接到電話叫我下週再去上另一個資訊安全的課,這門課本來是我們科副理應該要去的,但由於他老大調了單位,業務交接出來,加上這堂課要價高達五萬元,也不能隨便晃點,於是我便被逼著去送死。


為什麼說是送死?且聽我娓娓道來。首先這五天的課兒,上課時間是每天的八點半到晚上六點半,中午僅放行一小時供學員苟延殘喘,如此緊繃的早出晚歸時程,比我在公司的正常上下班時間還慘烈。再來,當天一到受訓地「公務人員發展中心」就發現苗頭不對,馬蹄型桌椅排列的教室氣氛詭譎,偏偏遲到入場的我,發現周圍的學員盡是各大公司的老成菁英們,個人雖然不是還青春洋溢,但是坐在中間簡直像是身處於百貨公司的麗嬰房分部,尤其我桌上的名牌還來不及更換,刺眼的「副理」職稱照亮了全場,非友善的眼光紛紛投向我身上,彷彿丟了好幾計「你憑什麼可以當副理」的飛鏢過來,頓時感覺到社會競爭的黑暗,全身也毛骨悚然了起來。

然後沒想到還有更天殺的橋段出現,講師居然要我們輪流自我介紹,要死了,又不是迎新團康樂,玩什麼幼稚的introduction把戲,害我立刻莫名抖了起來,晃動力道有如坐在osim高檔電動按摩椅上,表情雖然僵卻要裝作一副老神在在的姿態,反正作做對我來說也不是件難事,「XXX處長」....「XXX董事長」.....一個接著一個像是孔雀開屏般燦爛的炫燿著,輪到我剛好有機會把「假副理」的職稱做個平反,胡亂講完後明顯可以感覺到對面鬆懈的敵意,終於稍稍感到世界和平的溫馨。

這門課操的是,每天上課都要分組討論,回家有功課要寫,還有資料要查,課堂上又有輪流報告的宿命,上完五天課還要來個殘酷大考試,考過才有結業證書可拿,整個cycle像是參加冷凍豬肉屠宰營一樣,過程痛苦不堪,真不知道那些花大錢自費來受訓的學員們,到底為啥要如此跟自己的生命過意不去。

上完課的結論是,還是回到公司比較快活,當個認真的學生真的太痛苦了,不如當個打混的上班族。(後記:但是我西班牙文課可是上的很認真啊!)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