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怪癖大串聯的遊戲好像也傳了都要一年了,期間我也被點了三次有了吧,都故意賴皮拖著沒寫(汗...),不過實在是因為我也沒什麼怪癖吧,畢竟要一個怪咖貢獻怪癖是很強人所難的任務,不過剛好趁著最近熱潮都過了,就搭著末班車來獻上個人怪癖五枚,不夠怪還請見諒。by the way, 聽說最近又有新的串聯活動了,拜託不要點到我,我真的很怕命題作文,交作業往往又要拖個半年...

怪癖一:手指甲刀與腳趾甲刀務必分離

處女座的潔癖很高拐,像我同事都說我的座位很亂,我娘也說我的房間很髒,一點都沒有處女座的美德,可是我都會抗辯說,我是因為愛乾淨所以就不碰髒東西,於是才會晾著辦公桌生苔、床鋪結蛛網,我也是有我苦衷的啊!

至於剪指甲的工具,我倒是會常備兩把,一把小的專門提供雙手使用、一把大的專門提供雙腳使用,兩造互不干涉、互不越界,像是衛浴設備要乾溼分離的堅持一般,雖然我不覺得這是什麼怪癖,不過好像少有人會這樣的詭異。

怪癖二:變態極限遊戲務必參與

我是那種去遊樂園會先往最變態的遊戲衝的人,舉凡三百六十度瘋狂旋轉、飛天遁地人體拋物線、窒息式急速登高下降等挑戰人類崩潰極限的遊戲,我一定是要去爭先恐後反覆體驗的,所以直嚷著「人家不敢坐啦」的請到旁邊罰站,我們不適合一起去遊樂園玩耍。

印象最深刻的幾次,記得大學畢旅去劍湖山(對,很遜,人家都是出國,我們去劍湖山),我跟我們班代美女一同搭乘一台三百六十度離心力洗衣機,沿路扭轉的過程,就聽到她花容失色高八度的狂叫爹娘,好不容易回到地面喘息,服務生幫我們打開門,看我一臉悠哉便問說要不要再玩一次,我當然直覺反射回答說好,接著我對面的美女在還來不及跳車的狀況下,就再度被送上第二輪的攪拌洗禮,二度傷害後的女性下車後早已不成人形,邊遏止住想吐的感覺,邊失態追著我狂打。還有之前去馬來西亞的時代廣場玩,裡面有一座亞洲最大的室內遊樂場,看得我是戰鬥力破表,偏偏同行的長輩、平輩紛紛都藉故落跑,剩我一人還是硬要獨闖禁區,就自行跟著一堆馬來人瘋狂翻滾樂,絲毫沒有因而喪失玩興。

怪癖三:吸油面紙競技賽務必獲勝

我跟我一個女同事捏婆,號稱宇宙無敵油臉男女雙打,基本上一天下來累積的份量,都可以在我們臉上炸好幾塊排骨,為了不油光滿面到處嚇人,我們的樂趣就是會用吸油面紙來彼此競技,互拼吸油的驚人成果,我們使用的產品是市面上那種男用的超強力藍色吸油面紙,一般正常人使用過後,往往只殘留下幾塊隱約的油漬斑跡,我們力拼的伎倆是把超厚吸油面紙給吸到整張透明,意即整張都充斥著褪下的臉部油脂,有時候勢均力敵單張透明度相當,這時就可以可以來個延長賽,接力比誰用掉最高數量的吸油面紙,這些戲碼常是茶餘飯後的最佳樂趣,基本上週遭的旁觀者無不拍手驚嘆叫好,不過收拾我們桌面的服務生可能會心裡暗幹。

怪癖四:手肘關節肉請伸來給我搓揉

話說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肢體上的怪癖,像是我爸很喜歡玩別人的耳垂,當然也有比較另類的人會沉溺於挖鼻孔、摳屁股、抓腳皮的情趣裡,而我從小對於手肘關節的那坨肉特別偏愛,小時候都要邊搓我娘的手肘肉邊入睡,她要是趁我半夢半醒間落跑的話,我也會立刻驚醒嚇阻她,就這樣一路玩到大,現在雖然不至於賴著老臉去玩娘的手肘肉,倒是還會情不自禁玩耍自己的,享受自助式的歡愉。

怪癖五:血腥噁爛場景務必觀賞

恐怖電影的噁爛場景,向來是我個人的摯愛珍藏,舉凡噴血、爆筋、穿腸、破肚等基本款式都甘之如飴,所以跟我去看過恐佈電影的,都會以為我看到睡過去,其實我往往都是看得很鎮定,鮮少為驚悚噁心場面所撼動,畢竟段數太低的恐怖片是無法吸引我的,我就常搞不懂為啥會有人總要捧著外套遮臉看,好像很恐怖似的...

記得我的啟蒙片是高中跟同學第一次去MTV看的「禁入墳場」,從此開啟了我的腥風血雨視野,目前最飲恨的是還沒有機會看到「大逃殺」,這應該是現階段的當務之急。當然連卡通我也是鍾愛屠殺可愛動物的血腥「Happy Tree Friends」,關於這卡通的介紹請參考舊文:超猛血腥殘暴可愛動畫

好了,五枚怪癖終於可以交差了,至於點人的橋段應該可以免了吧,會寫的孩子們應該早都交作業了,很少有這麼皮癢的會像我拖稿到現在唄...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