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班上到一半,突然接到了我娘的來電,聖旨降臨傳喚我晚上得立刻找她報到,畢竟母親節前夕的母命難違,所以只好厚著臉皮告假晚上預定的飯局,是這樣的,我娘臨時拿到免費的票要我陪他們去聽鳳飛飛的演唱會,沒錯,是去聽鳳飛飛,很絕妙的推辭理由,飯友們都以為我在開玩笑,壓根沒有當真的意思,真是對飛飛姐相當失禮。

到了國際會議中心現場,本來以為周圍應該都是阿公阿媽簇擁,深怕會變成異類,沒想到還是有不少年少知青類的族群竄動著,像是個族群融合的溫馨世界。主辦單位貼心的為每個進場觀眾都準備了一支螢光棒,不少婆婆媽媽初次拿螢光棒,不知道是要插在頭上,還是扳開來吃當作是冰棒,我爹生平沒甩過這玩意兒,不過看第一排的鳳友會歌迷們拿了棒子就失魂狂扭鬼叫,所以他管它叫做「High棒」,我覺得這麼俏皮的稱謂,應該是可以推廣一下。

我旁邊坐了兩位相約來聽歌的媽媽,上了年紀的歌迷通常都很友善,直接劈頭就問我怎麼會來聽鳳姐,我就自首說其實我小時候也是邊聽鳳姐的歌邊喝奶的,所以鳳飛飛也算是我的奶媽。(當然我並沒有陳述的如此直接,不過差不多就是這般告解)

但是這兩位大嬸,我真是錯看了她們,她倆嗓門相當大聲,邊聽歌還邊放聲分享聽歌感觸跟生活體驗,於是碎念雜音不絕於耳,尤其其中一位大嬸婆像是急於證明自己的大腦尚未退化般,硬是在鳳姐還沒唱出歌詞的前一刻搶先朗誦出了歌詞,然後對於自己百分百的命中率而狂喜不已,比參加「超級大富翁」拿獎金還積極,唱到一半還拿出手機跟人做現場連線大轉播,此舉立刻引誘眾人想踹她的本能反應,前排爺爺不時回頭投射滄桑的怒眼餘光,銳利至極如箭,但是大嬸婆的人型盾牌也是個堅固,持續不為所動地沉浸在自己的瘋癲世界裡。

飛飛姐唱了許多我沒聽過的歌,所以我幾乎都當成新歌來聽,整場下來唱了國、台、粵、英語幾十首歌曲,我個人給予她實力相當的肯定,不免俗地唱到尾聲曲「掌聲響起」還是要淚眼婆娑一番,不知道有安可的傻氣老人家們紛紛起身去尿尿,尿完了聽到怎麼裡面阿飛還在唱,才乖乖回座位聽安可曲,由於還安可了兩遍,狀況外的可愛老人家們就這樣重複了來來回回的動作數次,幾乎把隔天大清早的健行配額都先用光了,整場演唱會結束都快11點了,有點虛脫無力,所以我懶得再寫了,先去補眠了我。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