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她剛燙了頭髮回來,忙問著我的意見,我沒稍微遲疑直說『還不錯啊!』,畢竟這次不知道是她第幾次為了改變造型去燙頭髮,所以我慣性地回答讓她不免反覆質疑,好不容易讓她吃了顆定心丸,才逃脫這場嚴厲的質詢。

她是我妹,剛燙完頭髮的妹妹。

隔天她上班回來,二審又再度開庭,『我今天在電梯遇到隔壁的小姐跟她朋友,那小姐看到我就問我頭髮什麼時候燙的,結果你知道怎樣嗎?』,我妹霹靂啪啦地叨念著,『她那位根本不認識我的男朋友居然說「妳應該問她去哪燙的吧,下次不要去!哈!」,害我一時傻眼愣在電梯。』我妹邊說邊氣得直跺腳,我也只好連忙安慰她說其實沒那麼糟(說句公道話,是真的還好啊!),順便灌輸她自保的一招,『妳啊!應該回嘴問他的假髮是哪裡訂作的!』她才笑了笑看開了許多。

可能是自己也覺得捲髮不適合自己,她便開始想盡辦法整頓一番,某日她便很興奮地從樓上奔下來,『你看看頭髮這樣盤起來怎樣?快幫我拍張照片,我要看啦!』,於是便以廁所門口為背景,開始搔首弄姿了起來,由於幾張拍下來的效果倒是喜感十足,我就叫她收斂起誇張的笑容、及裝可愛的姿勢,最後終於抓到了這張極為做作的經典劇照,頗有少女雜誌封面的制式動作,相當饒趣。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