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這日本關西之旅的遊記延宕多時,好險我不是在出版社討飯吃,不然負責催稿的編輯會因為版面開天窗而引咎辭職,但是為了不讓五日來的奔波幻化無形,好歹咀嚼一些感想付諸於文字乃必須的,接下來就憑著我腦中殘存的影像地圖盡力拼湊這趟入秋的關西之旅。

相信各位也應該瞧過我辛苦製作的線上相本,先來介紹同行的夥伴們,咱們這八枚成員的組合可說是在陰錯陽差下湊合在一起的,先是我的同事園長跟園長夫人最先計劃出發日本,加上夫人的娘親跟阿姨,和樂融融一家共四枚的先發隊伍,誰知碰上惡搞旅行社,就在出發的前夕被通知流隊,霎時行程大亂不說,還不巧被我們幾個抓來參加這回的大阪關西之旅,真不知是一線生機、還是誤上賊船。於是園長一家四口,加上我跟我同事阿楓、阿文,最後湊了個我老同學阿銘一共八枚觀光客,終於在出發前沒多久的緊要關頭總算全員抵定了!

算算我也大概有五年沒出過國了吧,第一次出國是在大二寒假,首度入境的異國便是日本,當時便跑了東京、銀座、名古屋、京都、箱根數個城市,有鑒於救國團舉辦的學生海外旅遊,行程規劃、食宿安排等可說是相當豐富紮實,隔年又"食髓知味"再度參加了一回澳洲之旅,雙喜連環炮十足過癮!事隔數年後再度選擇日本去探險,足見我對日本文化有著某種程度的熱愛,但是跟A片並無關聯啦,嘿嘿...

先回溯到10月15日天剛亮的時辰,大夥兒各自浩浩蕩蕩前往中正機場集合,當天雖是星期三的上班日,理當凡夫俗子們應該含淚賣命獻身於工作崗位上,然而機場人潮熱絡的景致絲毫不見經濟恐慌的微米徵兆,沸騰的繁榮浪潮襲來一身暢快,還真有種置身在萬聖節派對的錯覺,各色各款爭奇鬥豔的行李箱,別瞧它煞似大腹便便、卻各個嗷嗷待哺,準備兼容並蓄吞下各國血拼聖品,在行李旁默默等著集合的我們,終於盼到導遊的殷殷呼喚,初見導遊大叔的感覺乃『年紀還真亂有ㄧ把的!』的感嘆,心想就算不差遣個妙齡辣妹當伴遊,也要來個生氣蓬勃的壯丁來活化民心,不過好在導遊大叔為人可說是頂親切踏實,尤其還一人身兼導遊與領隊兩職,不得不稱許他雙管齊下的劈腿功夫。啊?林韋君?ㄘㄟ/……沒這高招啦!

導遊當然不忘在行前稍稍耳提面命一番,各項官方說明都巨細靡遺給端了出來,眼看自顧聊天打屁的我們,導遊戲劇性地提高了1.5分貝音量:「上一團就有一夥年輕人,都不聽我費心講解,自個兒在一旁猛拍照哈拉,等我介紹完了,才來問東問西的,我可是不鳥她們的!」,頓時察覺苗頭不對,只好裝作一副如沐春風、醍醐灌頂般受教貌,算是見風轉舵的極緻表現。語一畢便開始發護照準備登機,導遊逗趣的鄉音替每個人護照上的拼音賦予了新的生命,同行的「蕭楓穎」頓時變成了「銷轟營」,足讓我們笑得聲嘶力竭、前仆後繼(成語似乎又走偏差了)。

仔細觀察了一下同團的其他團員,除了我們八枚陣仗一擺開赫然聲勢浩大外,還有一大家族、幾組老夫老妻、情侶、同事之類的拼盤,全部湊合起來約莫二十多枚,我們當然不忘發揮本能的妄想症,為同團的幾個較具個人特色的蝦兵蟹將冠上親暱的稱呼,於是『鐘樓怪人』、『骷顱怪』等唯妙唯肖的稱謂就這麼迸了出來,還尚請衛道人士先別斥責我們這般幼稚的行為,畢竟這實屬二十多年華難得的童言無忌,善哉!

寫了這麼久才終於要進入登機的儀式,咱們坐的大概是西北航空迷你客機,個人覺得飛高雄的國內線都還寬敞點,大家擠在一台小飛機上體驗圍爐般的緊合密實,算是絕妙有趣!機位的姓氏alphabetical排法把我們這團人座位胡亂打散,東移西換的嘈雜聲可比討價還價的魚市場,而我們幾個終究發揮大愛頻道的普渡精神,都把好位子讓給了同團善男信女們,最後全坐上了邊疆位子暗暗祝禱,頗有兩岸同胞互為遙遙相望的景象。再戴上行家眼鏡度量一遭,西北航空的空姐群,大抵並無嬌豔欲滴的姿色,不過既然都說了是空中圍爐感覺,多了番媽媽味倒也憑添幾分懷念,哈...我是指美味的機上餐點啦(如照片,但拍來連食物都有點恍神,莫非當時有亂流),好歹這回挑的可樂旅遊行程本身定位大團,自然價錢OK、貴婦閃邊,整體來說仍可謂瑕不掩瑜。

緩緩遠離地平線,持續往雲端逼近,飛機翱翔的角度由斜角逐漸持平,在天空的感覺似乎沒有初體驗的興奮了,兩小時四十五分的飛行後,將著陸於關西空港,日本之旅才正要啟程哩!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