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一段飛行蟄伏後,終於在午前抵達了關西空港,從空中俯瞰空港的屋頂,像是白浪濤濤般的層層波浪起伏,也呼應著這座在八○年代填海創造出來的人工島奇蹟,日本人與海爭地的壯舉可說是可歌可泣、天地正氣,至於近年來日益嚴重的下沉問題雖已盡力在亡羊補牢,但這座夢幻空港是否哪天終會淪為海底世界的迷津,只能聽天由命待看造化是「力爭上游」還是「每下愈況」了。

由於空港的佔地相當大,我們仍需搭上一程電車才能抵達出關大廳,內部以白色為設計基調的關西空港,在空間感上特別顯得寬敞而明亮,一股帶著人文味的現代感讓我有種難以言喻的心曠神怡,是桃園中正機場所無可比擬的,而咱們一行人浩浩蕩蕩辦理著出關手續,日本開給『外國人』過的關口不多,所以我們這群異國觀光客就要認命地排上近半個鐘頭,即使一旁數枚『本國人』專用通道都紛紛淨空,也冷冷不見絲毫同情的轉圜,不知是大和民族的優越意識作祟,還是對胡亂排隊的族類施以懲戒。

手續辦妥後,在自以為是導遊分身的阿銘誤導下,帶領我們幾枚失去方向的羔羊誤入歧途,還好盯人功夫一流的導遊大哥即時現身挽救,不然我們鐵會在一堆不相干的行李中尋覓不可能的蹤跡,差點盤算著居然注死可以用上了行李不便險理賠...@#%*^$...

無論如何總算順利歸隊上車,當然點名這套把戲是免不了,導遊繼昨日把我同事「蕭楓穎」謬唸成「銷轟營」後,本日顯然瞧他稍有顧忌,緩緩逐字喊出「蕭...楓..."願"」,頓時再度笑煞我們元氣,狠狠轟了寧靜的關西一響炮。一路上博學的導遊不忘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地介紹起週遭景緻,少數不識相的人就這麼昏厥過去,擺明不給顏面,不甘心的導遊只好祭出獨家笑話法寶,結果落得一身自得其樂,搞冷場子不說,反而又睡去了一批無辜子民。

不過這冷場畢竟是狀況外的脫序演出,要說起對日本歷史文化背景的了解透徹程度,咱們導遊可說是不輸大學日文系的教授們,在他這幾天的專業引導下,我們一行人的確獲益匪淺,在此就藉機遙遙表彰一下他的勳績好了,也希望之後的幾話遊記,我能盡力拼湊起他的說明片段。

首站我們落腳於『大阪城』,大阪城早期是由豐臣秀吉初建,現址已為火災後由民間重建過後的城樓,周圍亭台樓閣景色宜人、詩情畫意古色古香,尤其地面上氾濫著不怕人的鴿子,只要手一伸故意造成餵食的假象,必定吸引來一群爭食的乳鴿(我看是我餓了吧!)停駐片刻,大阪城內中央巍巍矗立著該城的主體建築天守閣,外觀鑲銅鍍金、貴氣逼人,裡面有展覽室跟展望台,不過不知道是由於要門票還是行程倉促(最好是因為後者),導遊便沒讓我們進去一探究竟了。

話說在進城途中,我們碰巧經過幾輛社福車停泊,發現一群年輕社工帶領坐著輪椅的高齡長輩們來郊外散心,可說是台灣少見的情景,後來一問之下才知是日本政府每年都撥予大筆經費高薪聘請一群社工,專職負責照顧這些行動不便的長者,可見其落實社會福利的投入與用心。

步出了大阪城公園後,我們準備前往今晚的落腳地「箕面」...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