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點的菜嗎?》

由於這回是我首度採用自由行的奔走旅程(註一),所以終於可以不用跟一群陌生叔伯嬸姨吃大合菜,在街上餓了想吃啥便可衝鋒陷陣殺入店內,當然相對提高的風險也得自行負責。

第一晚在Kuta施工的街上找到的Made's Warung,吃的是道地的印尼炒飯(Nasi Goreng),這也是我們學會的第一句(or唯一的)印尼話,畢竟大啖美食乃出國之最大樂事,熟記當地的食物語言更是必備求生法則,所以這幾天原則上為了把風險降到最低,我們吃了好幾回的Nasi Goreng變種搭配。

不過大食客列車在日後的幾天逐漸脫軌,某日被一家外觀狀似「Friday's」、內部卻賣壽司等雜匯的複合式餐廳給唬了一楞,還遇上餐廳空調無力、莫名酷熱,團員A猛然一瞧菜單上的「Lemon Squash」飲品,便自行臆測是消暑的「檸檬冰沙」推薦眾人點用,由於當時還未領教團員A的亂點菜功夫,壓根沒料到會出人意表,端上來的竟是再普通不過的檸檬汁一枚,冰沙霎時灰飛煙滅,A佬的瞎掰功夫了得。

好險上述危機不至於造成荼毒,我們便赦免了他的無知,不過在第三天晚上我們一行人前往某家泰國餐廳「Lemon Grass」,團員A的亂點菜把戲再度蓄勢待發...

「這個!這個!這個一定是摩摩喳喳!」「這個!這個!這個一定是月亮蝦餅!」團員A用堅定的語氣與懇求的眼神,試圖想軟化我們的戒心、攻破我們的防線。

我們幾個對泰式料理沒啥研究,對菜單上的敘述更是一知半解,所以都盲目地聽從了意見領袖的建言,「摩摩喳喳」甚至還點了三份,唯獨團長C秉著戒嚴時期的紀律約束自己,仍堅持點了一道自己確認無誤的香蕉船。

眼看上菜時間到了,首先所謂的「月亮蝦餅」變身成魚片餅已經夠嘔了,誰知所謂的「摩摩喳喳」端上桌才真正體會到傻眼無言的滋味,這道咱們A團員奔相走告的經典甜品,居然是兩坨如「行天宮米糕」堆疊的驚悚冷盤,雖然才剛抱怨菜的份量少得可憐,但是補了這盤甜米糕並不會有任何補償效果,當場食不下嚥、捶桌連連,只能眼看團長C邊滿足地啃著香蕉船,邊幸災樂禍地嘲笑我們的不堪,天堂地獄之差別刻骨銘心,警惕各位以後點菜還是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才是。

片尾曲獻上蔡姑娘的「檸檬草的味道」給「Lemon Grass」餐廳,「我們都沒錯,只是不適合,親愛的,我當時不懂得。」貼切描述此刻心態。


《白浪滔滔,我不怕》

話說本次峇里島自由行有贈送一天的行程,其中便包含了半天的Ayun河泛舟之旅,這對壓跟沒去過花蓮泛舟的我來說,可說是歡欣鼓舞、躍躍欲試。我們的教練走雷鬼風爆走遊民路線,爆炸頭搭上右手臂上的「幹X娘」中文復刻版刺青,對台灣人而言可說是倍感親切,尤其雷鬼教練肺活量更是了得,單口吹氣足以把汽艇充得飽滿又札實,令人為之乍舌。

接著雷鬼教練開始傳授我們等一下泛舟的指令,從划、停、坐等基礎口訣開始練習,再到遇上頑石阻礙的「Jingy-jing」之原地上下來回震動招數,全都一一排演妥當好後便準備啟程。

沿途顛簸不已、險阻重重,水濺四起下的落湯雞數枚不停慘叫,尤其團員B坐船頭打頭陣,卻因塊頭大重心不穩,頻頻失態翻身滑落後方不起,但礙於男兒面子也只好悻悻然起身拿著槳兒繼續划,雷鬼教練見狀狂笑不已還持續設計更顛覆的橋段,包括帶領我們經過不停滴下蝙蝠尿的惡臭蝙蝠洞等,十足變態性格。

「Jingy-jing~~~Jingy-jing~~~」雷鬼教練指令突然下達,全船開始戰戰兢兢地一同上下起乩,團員A最為竭力捧場,不停與雷鬼教練前後呼應淫蕩嘶吼,簡直是叫船如叫床,山谷中一陣淒厲聲迴響,盤旋久久不能停息。

後來我們在服裝店看到印有「Jingy-jing」的T恤,一問之下才知這字兒原來等於我們的「嘿咻」之意,無怪乎雷鬼教練對於團員A的入戲之深,總有著莫名的驚訝與讚嘆。


《Villa驚魂記》

之前說過我們住的是「Bora Bora Villa」,基本上裝潢典雅、設備新穎,泳池、廚房、臥房一應俱全,還有音響可伴著我們在星空下邊喧囂邊夜泳,豈是一個爽字了得,好險隔壁鄰居徹夜不歸(註二),不然難保不被激怒的房客從旁砸雞蛋進來洩憤。

而且每天早上都會有人來到府服務煮早餐,煮完後便輕喚我們起床,十足帝王般享受,雖然煮的料理是過不了傅培梅高標,但至少不用像吃buffet那般勞碌搶奪,也是悠哉一絕。

至於驚魂記是這樣的,剛好又是團員A鬧的笑話,怪了,這位老兄也出包過多了吧,某日正當A佬準備雀躍出門時,才猛然一推開門便狂吼一聲,環繞音效又分貝破表,眼看他花容失色退避三舍,我們還以為是什麼連環割喉慘案,原來是打算來作早餐的服務員在門外正準備敲門,說巧不巧兩造來個開門見山對對碰,無辜的早餐小妞被這突如其來的驚悚嘶吼差點嚇得被麵包牛奶濺一身,分明是無妄之災。

如果峇里島神廟有提供如行天宮的收驚服務,勢必兩位應該可以牽手結伴前去。


《泡湯相機》

在遊記的最後,趁機為團長C的相機哀悼個五秒鐘,因為在洲際飯店的泳池,本想在池中別緻的水中吧台照張相留念,但是團員B不知哪跟筋不對,拿相機涉水的途中再度重心失調,一股腦兒摔個花枝亂顫,人是平安無恙、相機確是精準地落水"泡湯",當場報廢一台電子成員,團長C仍展現佈道的寬恕慈悲,隱忍著傷痛繼續游水,倒是台灣索尼維修站因而開心賺一筆,真是齣悲喜交織的偶像劇。

峇里島的精華實錄約莫至此也該有個尾聲,畢竟也過了個把月,腦子持續憑空追憶也不太容易了,日後有啥遺漏再來插播,解散!



註一:本人其實也不過共出了四次國,算是少的含蓄了吧,頭兩次出國分別是去日本和澳洲,都是在大學時跟著救國團舉辦的海外團,別小看救國團的行頭,他們舉辦的可說是相當踏實的豪華學生團,不但住的吃的都在水準之上,同團除了領隊、導遊的基本配備外,還有專職醫師隨行伺候,重點是價錢也都挺公道的,所以每到寒暑假都要去排隊搶名額,我想最貼心的莫過於團中沒有一群歐巴桑喧囂購物,同行的都是年齡相近的朋友,推薦還有在唸書的人不妨參考一下唄。至於第三次出國便是再度去日本關西,台上也有未完成的遊記,可供各位溫存。

註二:由於我們住的villa與比鄰的villa間僅有一道矮牆隔著,多虧團員A與一把高腳椅的合作無間,可以即時掌握鄰居的最新動態(背景音樂:柯以敏「鄰居的耳朵」),官方說法是怕音響開太大聲吵到夜歸人,得隨時留意週遭人口出沒,故暫不冠上偷窺之罪名。不過據團員A自白,某日趁我們其他人去遊街唱空城計時,有大膽來一場裸泳的初體驗,只是鄰居有沒有藉機報仇偷窺回來,便不得而知了。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