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難免要歷經的一個殘酷關卡,莫過於蟲蟲危機了。

話說前幾天,在與幾個飯友酒足飯飽之際,飯友之一「菜蟲娜娜」首先發表自己的菜蟲切身之痛,就在某晚「菜蟲娜娜」肚子餓到咕咕狂叫不已,一時興起下廚煮麵去,於是便踩著輕盈的腳步準備洗手作羹湯,首先將麵抖入滾燙的水裡攪和著一番,接著欣喜地掏出綠油油的巨型花椰菜,隨手一顆顆丟入湯汁裡,說時遲那時快,當伸入塑膠袋裡準備掏出第三顆花椰菜的當下,頓時發覺手指觸感有異,彷彿是奶奶臉龐的風乾福橘皮般的莫名噁心傳遍全身交感神經,於是迅速把手掏出來端詳,這才猛然一驚、花容失色,瘋狂使盡吸奶的力氣與女高音的底子,狠狠給它叫個驚天動地六十五秒,腦子也顧不得媽媽教誨的溫柔婉約與社區訂定的安寧公約,用力把這隻花枝招展的菜蟲狠狠地甩到流理台去,然後狂顫了幾十個哆嗦,接著就死命地抓了把菜刀飛奔回房間去避難(菜刀部分是我杜撰的啦!哈...),留下滿廚房的餘悸猶存。親愛的朋友們,你或許會問『那隻蟲到底怎麼了?』是的,「菜蟲娜娜」直到半夜突然被這個問題驚醒,腦子一楞足足僵了十五分鐘,好不容易稍將心防突破、心律也漸工整後,便踮著腳鬼鬼祟祟地向廚房前進,燈一開猛一瞧,發現這隻堅忍不拔的肥嫩菜蟲仍逍遙地躺在流理台上蠕動著,沒想到還能跟牠重逢的娜娜再度破嗓鬼叫,無辜的菜蟲只能又驚又楞地凝望著她,只能說自作孽的「菜蟲娜娜」不在第一時間就滅了這隻肥蟲,活該受驚!

正當「菜蟲娜娜」講得口沫橫飛之際,飯友之二「蠶兒小球」也爭著發言,因為這不禁讓他憶起從前發生的蠶寶寶二部曲,話說大家也應該都經歷過飼養蠶寶寶的孩提時期,每個小朋友都手拿一盒互相炫耀自己養的蠶兒有多精壯,「蠶兒小球」就有一個同學向來輸人不輸陣,他所養的蠶兒陣仗可是又多又肥大,尤其打開那一盒特製的超大『天蠶寶盒』,交錯猶如一條斗大的羽絨被般嚇人,某日他又帶著這個寶盒來學校舉辦最新育兒成果發表會,大老遠看到我同學「蠶兒小球」,於是便興奮地掀開無敵寶盒就向我同學那兒奔馳,誰知就在逼近目標的同時,一個失神腳滑、亂了陣仗,整座『天蠶寶盒』就騰空而起、縱身而下,近百隻天蠶子弟兵如雨嘩啦啦地降落,猶如Discovery頻道在上演的流星雨奇觀,然後一隻接著一隻紛紛來個大珠小珠落玉盤,誰知好死不死,這位寶盒擁有者就正中紅心,「ㄆㄧㄚ」的一聲向前摔個狗吃屎在這群蠶寶寶上,於是整坨鮮肥的蠶兒們就這麼活活給壓爛輾碎,我同學「蠶兒小球」親眼目睹整個橫屍遍野的過程,足足有半年的時間看到蠶寶寶都會反胃嘔吐,甚至對童軍繩、米苔目等分身都難免疫。

就這樣漸漸長大,童年的陰影也隨之淡去,「蠶兒小球」終於走出了『天蠶變』的夢魘,誰知某日午時,正當他滿心歡喜啃著剛從7-11買回來的御飯團,迎面走來一個系上惡名昭彰的么壽缺德鬼,眼看缺德鬼手上拿著不明物體逼近,「蠶兒小球」心裡開始不安了起來,只好故作鎮定又咬了一口飯團,接著抬頭一怔,發現缺德鬼手上拿著一隻全身裹著桑葉的肥碩巨蠶向他眼前伸去,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手中的蠶狠狠一擰,於是整隻蠶以放射狀爆炸肢解,混著濃濁的體液如瀑布般狂噴到「蠶兒小球」的臉上、與剛咬幾口的御飯團上,噁心催吐程度不輸電影『人魔』系列場景,嗚呼哀哉.....

後記一:台長用字譴詞如有稍嫌誇張之虞,尚請當事人睜隻眼、閉隻眼。

後記二:台長本身遇到的蟲蟲危機不多,故無法好好與他們兩位同仇敵愾一番,不過我倒是說了我有個同事之前喝星巴客的星冰樂,就在快要吸光的時候,才感覺嘴裡一陣嚼勁酥脆,一時沒顧慮太多,結果再瞧見杯底時,發現「半隻」蟑螂的屍體慘死在星冰樂裡,而根據現場蒐證的推測,該蟑螂的另外半隻應該已順利入肚,靜待腸胃消化後再排泄出以下葬化糞池,謹此希望牠下輩子能投胎個好人家。

後記三:當然最後我也貢獻了一個不痛不癢的蟲兒驚險記,就在某晚我睡得正熟時,感覺像是有人在我臉上狂吻的春夢般,臉上一陣奇癢無比,突然驚醒伸手一抓,猛一瞧差點沒爆叫出來,一隻會展翅高飛的大蟑螂慘死在我手裡,噁得我一整晚狂洗臉到脫皮。然後我那飯友「蠶兒小球」便接了句「那有什麼稀奇?我還有一晚也伸手猛一抓.....居然發現是隻蝙蝠!!」於是全場譁然、莫不唏噓,然後他冷冷地回了句「我瞎掰的啦!」最後當然討來全場一頓毒打,連店家老闆娘也下海助陣一番。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