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們公司每個月都會有電影欣賞會,就是跟梅花戲院(為啥不是華納威秀-_-)合作,發給員工一定比例的免費電影票,這個月的電影是吳宇森導的『記憶裂痕』,話說前幾天正當大夥兒拿到票準備抽獎時,發現上面印了四個斗大的字‧‧‧『記憶"淚"痕』(證據如圖),笑到我快暈了過去。


好奇寶寶們的疑問便來了,「不過是謬印,到底有哪裡好笑?」


這就容我來說明一番(引言過長,搞什麼鬼?)。都怪這偶發性的天馬行空想像力作祟,頓時腦中畫面如時光機器般瘋狂倒流,女主角為一名梅花戲院的哀怨阿桑(不是唱「葉子」那隻,是真的歐巴桑!),拿起電話突襲了某家刻印社,接著操了一口台灣國語、提高了幾個分貝的嗓門喊著:『幫偶摳(刻)一鍋記憶"淚"痕的章啦!』,然後一切就水到渠成般東窗事發,『記憶裂痕』就這麼心碎了無痕...


其實台灣國語算是咱們寶島獨有的國粹文化,以前我們公司的總機語音就不知道去哪找的村姑來配音,你按完了分機後,她就會回你一聲:「請"騷"候。」,真是嚇壞無數善良老百姓,自以為親民卻搞得人心惶惶,後來可能抗議聲浪四起,才改由甜美女聲上陣代打,以平民怨。


無獨有偶,咱們總公司的廣播系統小姐更是出名的嗆,每每到了有重大消息宣佈時,總把我們搞得人仰馬翻、後繼無力,例如有一回有捐血單位來公司吸血(吸引員工來捐血啦!),廣播小姐便以"今日農村"的口吻宣布說:「請攜帶"森份贈"到"ㄙ/四牢"來"監寫"。(註:原文為「請攜帶身份證到十四樓來捐血。」)」,真不知道是牙齒漏風還是舌頭穿環,講到整句話分屍解體至血肉模糊,難怪鬧血荒的旱象總不見起色,只能說無奈...


或許是大環境的潛移默化,我有幾個同事也常常洋溢著淘氣的發音,最著名的莫過於某女了,某女講話總有股莫名的天真逗趣,其註冊商標就是絕不捲舌,所以我們常會因此戲弄她的發音,剛開始她還有求學向上的戰鬥精神,每每被糾正時還知錯能改,日子久了她便開始不耐煩了,某次我們又再度挑到她被舌頭略過的字眼,某女忽然震怒,狂叫:「我明明就有捲"ㄙㄜ/"啊!!」,頓時一群人也顧不得她勃然大怒的瘴氣,全都在公司大門口笑岔了氣,喜感百分百。


話說某女的『音感』引起了炫風式的迴響,許多善男信女們紛紛皈依這門正音界的邪教,全台灣似乎漸漸被不捲舌的浪潮給淹沒,勤於捲舌的口語上進人士頓時有股「劣幣驅逐良幣」的危機意識,就連我們有位歸國的"留英"同事,也拋棄了英國女王的暮鼓晨鐘,立即融入台灣的鄉土民風,把ㄓ、ㄔ、ㄕ、ㄖ等注音符號全數冰封,發音模式亦開始效法廖峻、澎澎,舌頭久而沒用也日趨塌鬆。


關於該位留英的『丹妮絲』(人名再度經過特殊處理)之具體例證是這樣子的,某日丹妮絲在朗誦國語文章一則,邊唸邊吃了滿嘴鋼釘螺絲,比國小學生或文盲都還來得吃力般,就這樣一波三折念了幾句後大概自覺理虧,便滿臉通紅地自首說:「唉唷...人家的國語怎麼這麼"擦"啊~~~」,當場笑昏週遭一堆無辜的活口,整齣鬧劇根本就像是跟達爾文作對的小鬼附身顯靈,穩穩傳承了諸位前輩的衣缽。


口音本無罪,發音要對味!與熱愛or憎恨咬文嚼字的芸芸眾生共勉之。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