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口笑若發生在臉上,有助於人際關係的甜美進展。不過開口笑若發生在腳上,將會是足以讓你尋死的缺憾。(有經驗者,必當點頭如搗蒜)

我還記得事情是發生在大一的某個星期六,我跟我幾個同學上完會計學後(是的,在那個年代學校還是會很該死地把必修課排在禮拜六早上),中午就去附近的一家麵店吃飯,嘴裡明明吃的是熱騰騰的牛肉麵,怎麼突然間感覺到腳底一陣涼意來襲,於是偷偷往桌底瞧了一下,媽啊~~~我的右腳皮鞋一半面積就這麼大剌剌地敞開,像是個淘氣河馬開口笑得燦爛...

「啊!我鞋子開口笑了!」想說先自首,免得被發現更糗。

「哇哈哈哈哈哈哈~~~~~」全桌人爭先恐後往桌子下探後,不禁狂笑了起來,那震耳欲聾的笑聲頻率,足以讓牛肉麵頓時油水分離。

當下可說是立即體驗人情冷暖啊...還有笑到被滷大腸噎住、差點往生的不肖同學,失禮的行徑更是令人髮指。

無奈歸無奈,開口笑的問題還是得解決,好家在旁邊就有一家文具店,於是我們火速吃完麵便殺去買強力膠,我的某位女同學阿敏自告奮勇入內幫我跟老闆娘買膠,於是我就跟其他人在門外痴痴盼著,結果結帳時阿敏跟老闆娘倆居然咯咯笑個不停,咱們被這對花枝亂顫的姊妹花嚇得也是一愣,根據阿敏後來還原事發現場對話,約莫是這樣...

「老闆娘,妳們有賣強力膠嗎?」阿敏倉促又羞澀地詢問。

「喔?妳鞋子裂開了嗎?」老闆娘一眼看穿,果然是有在江湖打滾過的。

「不是人家啦!是他!」手迅速指向門外慌張的我。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老闆娘邊捧腹爆笑,邊施捨我同情的眼神。

無怪乎阿敏是落荒而逃出來的,礙於時間緊迫,就直接請她幫我在政大街頭進行手術,以搶救我那鞋底鞋身近乎分離的鞋子,也不知道是哪裡這麼好笑,邊擠強力膠還邊抖個不停,來往的學生紛紛駐足觀賞這場難得的街頭秀,比校慶擺攤還更有人氣。

好不容易終於緊閉了張開的鞋口,腳底漏風的程度也稍稍有了舒緩,重拾了自在行走的樂趣與暢快感,週六的陽光也終於乍現。

然而好景不常,走不到五分鐘,膠水終究是敵不過頑強的鞋體,腳底再度霹哩啪啦炸開來,刺骨寒風又跟著強灌了進來,全體同學停滯於路口同聲哀悼兩分半。

看來不得不使出最終絕招「五花大綁」,由於男生宿舍在山上實在太遠了,爬上去應該也是赤腳,於是我們一群人(是的,感謝這群遇難仍然不棄不離的同學)便移駕女生宿舍交誼廳,女舍的交誼廳基本上就比學校圖書館還熱絡,在這裡行刑本就是找罪受,臉皮不夠厚的人應該會丟下鞋子棄守。

「你們在這等著,我上去找透明膠帶!」接下來的戲碼輪到由貼心的阿莉搏命演出。

十分鐘過後,等到眾人都開始度辜了起來,姑娘她才珊珊來遲,羞澀著說找不到透明膠帶,手裡一攤開,帶下來的是一大捲打包行李專用的牛皮大膠帶,然後又聽到一群豬女在交誼廳裡高分貝狂笑了起來,直吼說會不會太誇張,但是老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我可不想週末被困在政大動彈不得,索性腳一伸,膠帶胡亂纏繞裹個幾圈,快步跳上公車奔回家。

我永遠忘不了,那個星期六的午後,文具店老闆娘的扭曲身影、沿途路人隱忍嘴角的笑意、與那支被凌虐過後的開口笑屍體。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