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來上班,搭的是我親戚的便車,畢竟他們家離我們家就幾條巷子,上班的地方也在我公司附近,感覺起來應該算是美事一樁,但偏偏我跟他沒什麼話好聊,車子的行進途中,我本來還挺珍惜這股沉默的美好,而我那位親戚大人似乎很不耐冷場的尷尬,老是會想一些很無趣的話題試圖和緩僵化的氣氛,但是亂找話聊的效果往往是適得其反,令我懾服的是,他卻絲毫沒察覺出有這樣的問題存在。

像是昨天就是一例,由於我昨天睡過頭,我簡直是用光速把刷牙洗臉著裝的步驟一次完成,其實實際上也不過是遲了五分鐘吧,親戚大人已經等不及就打到我家去催人,匆匆趕上車後,他一副賊笑地問了句:「又睡過頭了喔?你的假特別多,哪知道你今天是不是放假。」重點是,這大概是我幾百年來難得一次睡過頭吧,而且是五分鐘的光景,然後因為他常吹擂他工作都不放假的優良記錄,把標準套用到我身上居然變成放假過多,當場可以說是被酸到啞口無言。

而今天早上的對話又是一個氣絕,當我準時到了大門口一上車,親戚大人又放冷箭了....
親戚大人:「咦?今天比較早喔?」(一臉驚訝的神情)
在下小的:「沒有吧!跟之前一樣啊!」(雖然是咬牙切齒但還是要臨危不亂)

(冷場了三分鐘後...)

親戚大人:「最近忙不忙啊?」(每天都會重複問的公式性問題,彷彿幾十年沒見似的)
在下小的:「還好啦!」(我也是慣性客套回答)
親戚大人:「真羨慕你。」(天外飛來一筆的一句話竄出來)
在下小的:「喔?」(裝驚訝)
親戚大人:「對啊!要是沒有經濟壓力的話,做你這種工作真好。」(煞有其事似的感嘆)
(挖勒...我是沒像咱們親戚大人作業務的月入頗豐,但是也不至於沒到水平,短短一句話就誣告了好幾點不實指控,跟怒斥別人又閒又沒賺錢有什麼兩樣,就算被檸檬汁噴滿臉大概也沒這麼酸吧!)
在下小的:「喔...」(好歹念在對方是長輩,忍住不回嘴,其實我多年修練來的賤嘴功夫也因而亂了陣腳)

(繼續冷場五分鐘...)

冷場持續沒多久,親戚大人把矛頭指向在後座念國小的女兒去...

親戚大人:「你們今天要幹麻?」(因為他女兒剛考完畢業考)
大人女兒:「上課啊。」(冷冷地回答)
親戚大人:「是嗎?還有什麼課好上的?」(像是檢察官審問犯人的語氣)
大人女兒:「還有課本附錄沒上完啦!」(開始不耐)
親戚大人:「你們老師也太認真了吧!聊聊天、玩一玩不就好了嗎?」
大人女兒:「掰掰...」(由於車子到達學校,順勢開了門就閃了)

看來,親戚大人說話的欠揍風格,是適用在周圍所有人身上,既然不是針對個人的話,就當他是天生嘴賤好了,這樣應該會釋懷一點...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