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在外面上課,雖然不用進辦公室被荼毒,不過例行性的愛睏仍是不在話下、連反射性的發呆也是勢在必行,尤其最痛恨的就是,電腦畫面不時被老師切走,連用個MSN也是斷斷續續的,整體來說還比上班拘謹多了。

然後由於這堂課我們公司只有我上,簇擁在一群不認識的夥伴中,更顯得形單影隻,連想寫的無邏輯創作坊的新貨都被停滯的思緒阻塞,乾脆持續放空。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倒是下了課的自由閒晃目睹了許多怪人,也許太久沒在東區瞎逛了,所以才鮮少撞見這些珍禽異獸出來走動,今天算是大開眼界了我!

首先是在百視達,我習慣性地走進去看看二手片區,無意間聽到了店員跟某個結帳客人的對話...

「先生,您有一塊錢嗎?」準備找錢的店員這樣問。

「喔...沒有勒...」

「好...那您稍等一下...」

然後,不等店員抬頭,這位少年客人就逕行離開了。

「先生~~~您等等啊~~~49元還沒找您啊~~~」店員邊狂奔邊呼喚。

「我不要了,我不要拿零錢!」少年很酷的回頭說完,繼續大步離開,留下滿臉錯愕的店員。

"等一下去偷那49元吧!"

頓時,全店的人都投射驚訝的目光往門口去,於是少年離去的背影像是有閃亮的spotlight似的,想當初我為了純喫茶漲價一塊錢而悶悶不樂的狀況,對比如今49元居然已經淪為被拒收的零錢,一股貧賤的寒風從心底緩緩吹來。

這就是人生啊.....人生啊..........

飽受刺激的我,忽然看到櫥窗倒影中的亂髮,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於是就心血來潮跑去剪頭髮。

我在那遇到了第二個怪咖,他也是來剪頭髮的,剛好坐在我旁邊,因為他很吵,惹得不讓人去注意他都難。

「快把我設計師找來,我明天就不在台灣了啦........什麼?不在?叫他快點過來,我這一飛羅馬就是飛十天,我可不要頂著一頭亂髮~~」

我本來以為他只是要出國玩吧,未免也太小題大作了吧....然後聽到他繼續說....

「我們作空少的時間比較不一定,請他快點過來幫我剪啦!」然後講了一串關於他機組的事情。

我偷偷把眼角餘光瞄過去,「媽啊~~~~」心中不停搥胸狂吼,這位大嗓門先生是位矮個子不說,長得又像是個平民大叔,他要是能當空少,蔡閨都能當空姐了吧!

"人家我也是空少唷!"

我鎮定了寒毛直豎的驚慌,假裝沒看到這恐怖的一幕,試著以關懷人本的慈愛心腸審視今天週遭的一切,對,也許49元只是可有可無的零錢,也許空少的標準沒有想像中的高。

然後走在我回家的路上,衷心祈禱「No more怪咖了」,真的,今天已經夠了!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