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物學上,盲腸(※註)跟智齒真是人體內的兩大懸案,沒發作時可以與其他組織維持相安無事的假和平狀態,不過萬一他們鬧脾氣搞鬥爭,在非常時期犯了牙疼與肚痛,你就不得不大刀闊斧進行切除程序,於是負責拔牙跟割盲腸的醫務天使才有生意可以做,市場上也才得以維持奇妙的供需平衡。
話說昨晚去探視住院的同學,這次難得不是去探訪產後的孕婦,而是個割盲腸的病患,雖然常聽到處置盲腸的案例,但這倒是頭一遭周圍有人沒了盲腸,探視割盲腸患者的伴手禮就是一大學問了,舉凡能下肚的食物類產品都不方便送,於是最後鎖定的是前往「豬頭派對小舖」,畢竟病人需要的是歡愉的氣氛來慰藉受創的身心,所以最後選擇了如圖的「盲腸球」,盲腸球獨具巧思與設計,它是由一個粉紅色中空花型汽球,加上兩顆黃色小汽球塞在中空處兩側,你要說它是一朵花兒我也不會介意,但是若能把它想像成一枚立體盲腸球的話,我會比較讚賞你的想像力,好!準備帶著盲腸球上醫院去囉!

沒有盲腸的同學攤在病床上,相當可憐,看到我們帶過去的伴手禮,想笑但又怕會牽動手術後的陣痛,頓時哀鴻遍野,隔壁床的阿公也很愛哀哀叫,呼喊聲相映成趣。同學掀起衣角,邊展示傷口的寬廣,邊敘述斷腸的過程,聽來真是心酸中帶著逗趣,逗趣點約莫就是手術後有人拿著他那袋割下的盲腸晃啊晃的驚悚行徑,此時盲腸球在床邊飄啊飄的,像是被割掉的盲腸化身成的盲腸神,在高空默默保佑著失腸子民。

「這是你的軟便劑」門口突然進來了位護士,遞上了一杯藥給我同學,便轉身離開。

我同學仔細思量了一下,想說可能是因為這幾天都沒有排便,護士才會給他吃這個藥,所以也不疑有他,便先收下擱置在桌上。

(一分鐘過後)

「啊啊啊啊啊~~~~剛剛給你的軟便劑吃了嗎?」那名護士急急忙忙衝進來呼吼。

「喔.....還沒啊.....我放在旁邊.....」我同學被嚇到,以為怠慢了吃藥進度激怒了護士,只好作勢去拿藥。

「那就好!我剛給錯藥了!這杯才是你的啦!」語罷便消失在長廊盡頭。

留下無言的我們,與更加斷腸的斷腸同學。




※註:【盲腸(cecum)】もうちょう マウチヤウ

(一)大腸の始まる部分〔=多く右腹の下〕に在る、腸の一部。

(二)盲腸の下部に在る虫垂(の炎症〔=盲腸炎〕)。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