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後續新增一則宿舍猥褻案件)



剛剛接了一通來自國外的某位瘋妞學妹越洋來電,一接起來劈頭就說:「我要幹哩娘!!!!! 我要幹哩娘!!!!! 我要幹哩娘!!!!!」,當下整個嚇傻,想說這悍婦跟我娘是有什麼深仇大恨,要用如此原始粗鄙的方式報復?

「妳到底在說什麼鬼?」我秉持著人性本善的態度再度確認了一次。

「我要幹哩娘啦!!!!! 我要幹哩娘啦!!!!! 我要幹哩娘啦!!!!! 你是耳聾了嗎你???!!!」這下我可確定我沒聽錯了,這女的真的瘋了,我該不該就幫她轉接給榮總精神病科掛號一下,以免耽誤了病情。

不過理智告訴我,在當地就近就醫才是救急的王道,何苦長途跋涉飛回來?而且我相信台灣跟國外的醫師對於這個病例應該會有所共識的!

「妳確定嗎?不會太遠嗎?」我還是很有耐心的提醒她,要幹人還要坐飛機其實真的非常不明智也沒效率。

「一點都不遠!!!! 不然我打給你幹麻!!!! 我要幹哩娘啦!!!!! 我要幹哩娘啦!!!!!」這下不妙了,看來這女的對於這檔事兒非常的堅持,還一度想說就乾脆妥協退讓,請她來電保留一下,等我跟我娘瞧一下"使給九"再回覆。但是,我怕把一個強暴犯引渡回國實在不是件名譽的事兒,良心還是讓我遲疑了.........

「你到底有什麼企圖?你到底想幹麻?」我的防禦機制頓時啟動了,這也該是一般夜歸婦女掏出防狼噴霧器的關鍵時刻了!!!!

「我要乾糧!!!!! 我要乾糧!!!! 要你寄給我乾糧有那麼困難嗎!!!???!!!」語罷便砰的一聲掛了電話,徒留我驚魂未定的受創心靈...............................




受驚之餘,讓我想到大學時發生的一件事,那時候有次打電話到女生宿舍去,結果接電話的不是本人,是她的一個僑生室友。

「請問某某某在嗎?」我客氣的詢問。

「你是阿豪齁~~~嘿嘿嘿~~~~~你找某某某有什麼陰毛啊?」僑生俏皮的回答。

陰毛!!! 陰毛!!! 大人啊~~~我找她可不是為了陰毛啊~~~別嚇我了~~~這陰謀論太淫邪太猥褻了!!! 嚇得我連忙說我晚點打。

「你到底有什麼陰毛啊?你說你說啊~~~~」僑生仍然像是法官一樣不放棄的盤查,絲毫沒察覺自己吐出什麼驚悚的文字。

「我沒有陰毛~~~我沒有陰毛~~~不好意思~~~掰掰」人在被逼急了的時候,說什麼真的都不重要了..............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