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中的國文老師是個40多歲的中年男子,他沒有男老師應有的權威霸氣,卻具備了女老師溫柔婉約的美德。他說大家都誇他長得很像楚留香,其實我們全班都一致認為他比較像蘇蓉蓉。

他熱愛文藝,所以他急切地想要薰陶他的學生們都能浸淫在文學世界裡,就差沒搞個文化大革命。「什麼?你們全班都沒半個人聽過誰是余秋雨嗎?」「不會吧!你們沒有人看過村上春樹的書嗎?」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邊嚷著說要退出教育界。

在此先暫時稱呼他為麥老師好了,麥老師課餘時間會兼差寫一些言情小說,就是那種封面是手繪少女的圖像,內容不外乎是清純公主被海盜擄走、或是多情女子為愛走天涯的杜撰故事,麥老師其實不姓麥,只是他的筆名用的是相當詩意又夢幻的「麥XX」(特殊處理乃為了保護當事人),麥老師也會利用上課時間趁機推銷他的新書,並打著團購優惠的口號,拿購書單給我們全班傳,搞不清楚狀況的同學還會茫然下訂單,殊不知老師書籍銷量與本身課業成績並無正相關的道理。

對於不買書的骨氣少年們,麥老師也會不吝於分享新書的情節,即使是還在草稿階段的作品,隔天都會雀躍地急著跟我們分享昨晚構思的橋段,不過有看過這種羅曼史小說的少女們,也知道書中不乏描述情色的歡娛場面,所以麥老師大都會把精采的床戲片段巨細靡遺的轉述給我們聽,搞得教室春色無邊、全班春風滿面,猶記最出名的場景就是發生在荷蘭風車上的情慾爆發事件,講完後完全沒有人可以再把心思放回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上了。

後來這本書問世了,我在書店看到了他的作品就翻閱了一下,該書簡介是這樣子的,「他們三人同承繼了祖先血脈,冥冥中也承續了祖先未了的情緣。一個千里迢迢遠赴荷蘭古城,為印證夢中的倩影、心中的莫名;一個深情守候夢的小城,為懷念祖先淒美的中國情緣;而另一個卻痛恨、恐懼冥冥的力量,讓歷史一幕幕重演……他立誓要改變歷史,甚至.....」,如果很想買來看的姑娘,可以自行上網搜尋一下。

「不是我在自誇,我之前有一本書還被翻拍成A片呢!」麥老師得意的說。

高三那年的愚人節,我們男生班跟女生班私下對調教室上課,打算來惡整麥老師,她一進門就花容失色的驚呼:「你們這群討厭的小壞蛋」(跺腳),本以為我們把他搞得團團轉,誰知麥老師接著把頭一抬、雙手交叉說:「噗嗤...真沒創意的老招術呢!人家老早就拆穿你們的技倆了啦!」,果然我們這群小頑童還是敵不過大魔頭的心機之深,只好安份地回自己教室去...

畢業後,我們幾個同學還有回去看過他一次,他一看到我們就高聲說:「唷~~~你們可真死相,還知道回來看人家唷~~~」,然後繼續補上新書預告的消息,儼然是個直銷天后利菁的俏皮版。

麥老師後來似乎不寫書了,不知道是不是賣不好,真殘念,都怪當初年少不懂事,應該幫他捧場一本,維持他的創作血脈才是啊...

 


    全站熱搜

    hao09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